收购、告农民、酸韩国瑜农委会剩三招?

 

如果拿酸硷试纸帮内阁各个部会测PH值,农委会一定是呈现酸度爆表的大红色。自从韩国瑜选上高雄市长,加上有位当初力保吴音宁的主委,农委会俨然已成内阁打韩急先锋。尤其当韩已被民进党设定为2020假想敌,在全党「黑韩」成显学的情况下,农委会打韩也就打得更起劲,简直已到了「忘了我是谁」的境界。

农委会槓上韩国瑜的过招史可说族繁不及备载,农委会陈吉仲主委堪称戳韩「牙籤王」。最新出品的农委会牌「牙籤」则是因近来高雄燕巢、大社的芭乐价格崩跌,农粮署长跳出来大酸韩国瑜,既然拿了那幺多的订单,就赶快解决当地问题,不然只有新闻效果,还提醒「希望韩多推销芭乐,不要只是拿MOU」,结果还是要中央帮忙。暗讽韩国瑜拿的订单是假的。

这下外界才赫然发现,从何时开始,农产品价格崩跌,成了县市首长的责任?屏东香蕉、嘉义凤梨之前都有传出价跌的情况,怎幺没看到农粮署长要屏东县长跟嘉义县长「要多推销」?不可否认地,韩国瑜当初是以帮农渔民找订单拚外销为号召,农产品价格跌落,难免外界会给予多一点的期待,但不管是合约或是MOU,不是止痛药,吃了马上见效。

而就算高雄芭乐价格一时间难以拉抬,中央地方应该一起设法解决,没想到,身为中央主管机关,农委会居然露出一付幸灾乐祸的模样,「莫忘世上苦人多」,看在农民眼里,情何以堪。

农委会嘲笑韩国瑜不会推销,那我们倒是来看看农委会有多会解决产销失衡的问题。远的不提,光是去年到现在,每次遇到农产品滞销,农委会有哪一次不是祭出补助、收购这花钱消灾的一千零一招,做了什幺根本解决问题的努力?

这一、两年来,农委会把凡是农产品价跌的新闻或网路贴文一律指为假新闻、假讯息,狂作图卡、疾言批评,到处找「稻草人」,甚至还提告农民,农委会也被嘲讽「解决不了问题,就解决提出问题的人」。请问如果这些讯息都是假的,农民的生活有变好了吗?为何去年九合一大选,农业县全被翻盘了?

提醒农委会,打韩可以,但别打到失了人性。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