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与西亚世界》到底是谁出了错?

 

陈立樵/辅仁大学历史学系助理教授

已故的美国的中东史大师路易斯(Bernard Lewis)多年前所出版的《哪里出了错?》(What Went Wrong)一书,表达鄂图曼衰弱而西方势力兴盛的现象。不过,近代的西化固然是主要潮流,却不代表是唯一的价值观,更不意味着这个潮流方向是「对」的。不同族群、社会与国家之间的关係,以交流与学习为多,长久的发展下,早已很难釐清目前价值观与生活习惯的原本面貌。那么,又有谁「错」了或「对」了呢?

2001年的9-11事件后,大家都在问,究竟是什麽原因导致穆斯林如此痛恨西方?穆斯林又为什么如此激进地要与「自由」、「民主」、「进步」、「开放」的西方对立?甚至,这些曾拥有高度文明的穆斯林,为什么在近代发展远远落后于西方世界?2005年丹麦《日德兰邮报》(Jyllands-Posten)对伊斯兰先知穆罕默德的讽刺漫画,引发丹麦内外诸多穆斯林的不满。2015年《查理周刊》(Charlie Hebdo)也是因为一则对穆罕默德的讽刺漫画,引来一场悲剧。然而,对于穆斯林(儘管不是所有穆斯林)的愤怒,不可讳言,多数人是当成笑话看待,同时质疑「为什么穆斯林那么没有幽默感、不能开玩笑?」

这些问题的答案,与近代的历史发展,尤其是当西亚地区被西方国家刻意撕裂,有着直接与间接关係。从政治角度来看,伊拉克、约旦、叙利亚、黎巴嫩、土耳其、约旦等国家的形成,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出现的版图,而且是符合英国与法国利益的版图。「西化」是潮流,对部分西亚的人来说,那是所谓富国强兵的重要步骤。这波潮流之中也有人持反对意见,在这块被切割地支离破碎的区块中,当时受到伤害、甚至歧视的人们以及他们的后代家族,对过去这百年来的痛苦经验必然表现出敌对的态度。

伊朗与西亚世界》到底是谁出了错?2015年《查理周刊》因为一则对穆罕默德的讽刺漫画,引来一场悲剧。(CBS NEWS)

再者,在我们这个「非西方世界」受西方宰制的时期中,人们多半已经认同自己之所以被西方宰制,正是因为非西方不如西方,许多非西方的本质与习惯是「错误的」,这些「错误」造成国家在近代的挫败。「专制」、「腐败」、「落后」、「不知变通」成了非西方的代名词,透露出近代西方走在「正确道路」上的意涵。近日埃及的反总统塞西(Abdel Fattah al-Sisi)事件,主流媒体报导还是在「民主自由」与「专制独裁」对立的观念框架之中。英国学者古迪(Jack Goody)在《偷窃历史》(The Theft of History)曾提到,「欧洲与专制亚洲的二元对立非常草率,它建立在忽视和偏见之上。」许多人认为2011年那场所谓的茉莉花革命可以改变一切,革掉专制独裁的政治强人,就能换来自由民主的救世主。着眼于当下,却忽略了所有事情都有极其複杂、细微且流动不定的变化,不会因某个事件、某个人物出现,而将未来与过去完美切割,也不代表自此就有美好的未来。这些细微複杂的变因,没有谁对谁错。

而从现在几乎在开战边缘的美国与伊朗关係来看,其实也没有谁错了,因为这正是政治局势变迁下的产物。1979年之前,没有什么批判伊朗声浪,有些中东研究甚至还不包括伊朗,这大概是因为伊朗没有战争,而且还是属于西方阵营的一份子。问题就在于1979年伊朗革命后反美的何梅尼(Ayatollah Khomeini)政府,改变了伊美关係。在这转变的过程中,人人都会怀疑何以与西方较为靠拢、相当「进步西化」的伊朗巴勒维(Pahlavi)旧政府,会败在「中世纪传统」的伊斯兰宗教人士手上?

1979年伊朗革命结果,成了世人心中伊斯兰国家敌对西方、排持西化的典範。往后的伊朗,因为持反美的立场,成了主流舆论攻击的靶心,一再批判伊朗的任何作为,妖魔化伊朗的一切。那巴勒维呢?人们只好谴责他是甘心做美国走狗的昏君,他的「美国化」是失败的、是腐败的,是「进步太快」而导致灭亡、导致「极度传统」的宗教势力反扑。唯有如此,才能说明「西化」是没有问题的、是对的,一切的错在巴勒维是个鲁蛇、在穆斯林的宗教信念太过于强烈。正因为如此,这40年来美国可以肆无忌惮地批判伊朗、制裁伊朗。然而,即使伊朗改变了立场,也是自己的选择,每个国家都有选择发展路线的权力。国与国之间的关係又何必一定要友好?伊朗没有必要永远与美国做好朋友。但是,总有强权不能容忍有人「不听话」。

伊朗与西亚世界》到底是谁出了错?所有事情都有极其複杂、细微且流动不定的变化,不会因某个事件、某个人物出现,而将未来与过去完美切割,也不代表自此就有美好的未来。(tlaxcala-int.org)

路易斯认为穆斯林把他们「走错路线」归咎于西方帝国主义,所以排斥西方、敌对西方。这样的论点,透露出伊斯兰与基督势力的对立与冲突,而且是西方「对了」、穆斯林「错了」的概念。因此,现今加萨(Gaza)的阿拉伯人对以色列发动攻击,「错了」;伊朗不与美国友好,「错了」;高喊「真主至大」(Allah Akbar),「错了」;对讽刺漫画的批判与攻击,「错了」;建立「哈里发国」,也「错了」。西方国家的作为,都是为了伸张正义、保护世界。持枪的穆斯林是恐怖分子,而按下飞弹按钮的西方领袖都是和平份子。

谁对谁错?其实没有明确的答案。许多穆斯林的经历,不是其他世界的人所能理解的。近代的西方与西亚关係过于密切,以致于双方在各方面的利益纠葛过深,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改变两方已经建立出的互动惯性。固然有正面性质的交流,却因为人们多关注负面性质的冲突,再加上既定的西方优越、正确的印象,形成根深蒂固的偏见。

当我们批判那些疑似穆斯林所犯下的爆炸或枪击案很残忍时,是不是也该检讨美国军队在西亚的轰炸。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