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心留宿前男友帮「省房钱」 她惨遭硬上、急割腕自清

 

高雄市女子「珮珮」(化名)已嫁作人妇,丈夫因故入狱服刑,她与刘姓前男友依然维持友好关係。珮珮去年偕同刘男、友人一起到钓虾场饮酒,把酒狂欢后,珮珮好意想替刘男「省房钱」,将他留宿家中客厅,不料却被酒后乱性「硬上」得逞,两人裸身情景还遭同住亲友破门目睹,珮珮急得拿刮鬍刀割腕自清。桥头地院依强制性交罪,判处刘男有期徒刑3年半,可上诉。

判决指出,珮珮与刘男等人去年3月底到某钓虾场饮酒,一伙人酒后全回到珮珮住处;珮珮回房睡觉,刘男则睡在客厅。没想到,刘男暗夜偷偷摸进珮珮房间、爬上她的床,乘酒意亲吻珮珮脸颊、嘴巴、脖子,并上下其手,珮珮惊醒后曾出手推,反抗说「不要」,但仍被刘男强褪衣裤侵犯得逞。

珮珮房内声响惊动同住的亲友们,纷纷下楼查看。亲友们直接把房门踹开,结果看到刘男、珮珮都赤裸裸,立刻质问发生什幺事,刘男还直说两人是「合意」,亲友质问珮珮「对得起老公吗」,刘男打发珮珮去盥洗,殊不知珮珮突然拿刮鬍刀自残,被送往义大医院急救。

事后,珮珮向妇幼队报警并验伤。刘男到案坦承与珮珮发生肉体关係,但坚决否认强制性交,他辩称,两人还是情侣时也曾发生性关係,分手后还有金钱往来,案发当时,两人酒后共处一屋、但睡不同处,是因珮珮要去厕所时跌倒,他帮忙扶一把,回到房间后,珮珮突然亲他,两人才发生关係。刘男甚至强辩说,珮珮自残「是想保护我」。

然而,珮珮反驳说,自己一直在房内睡觉,睡眠中突然感觉到有人在乱摸,「边亲边摸我身体」,曾用手推开对方说「不要这样」,但对方却说「小声一点」,还探问「知不知道我是谁」;珮珮一听声音,就知道是刘男。珮珮表示,当下有大声说「不要」、吓阻刘男,还直说会痛,但刘一直没停下动作,直到亲友闯入房间,他才停下来、躲进棉被。

合议庭勘验珮珮、刘男通讯软体对话纪录,发现两人分手后互动依然频繁,甚至有亲暱用语,也有金钱借贷关係,判断两人应还有男女感情基础。然而,案发后,珮珮曾传讯息指责刘不顾她喊「不要、会痛」,仍趁她酒醉时硬做「那件事」,严厉地写道,「虽然我不是在室的女生,但是我还有尊严」。

珮珮在讯息中怒斥刘男,「我替你想,帮你省下住宿费用,没想到你还这样对我,良心过意的去吗」。刘男却回讯息说,「你来我们再讨论怎幺去做才能让你原谅跟满意」。

合议庭认为,两人交往关係虽不一般,但珮珮在案发时已经结婚,纵然两人交情匪浅,珮珮不见得会主动向刘男要求发生关係。综合两方说法、证人说词、及性侵案事件验伤诊断书,桥头地院认定刘男犯强制性交罪,犯后否认犯行,不仅未与珮珮成立和解,也未有任何补偿,珮珮还在审判程序中要求从重量刑,合议庭依法判处有期徒刑3年6月,可上诉。

好心留宿前男友帮「省房钱」 她惨遭硬上、急割腕自清
高雄市刘姓男子乘酒意性侵好心留宿他的前女友,遭桥头地院依强制性交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半,可上诉。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