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与西亚世界》致命组合:伊拉克、伊朗、以色列的历史纠缠

 

陈立樵/辅仁大学历史学系助理教授

不约而同,近期伊拉克与伊朗都面临国内抗争的问题,双方口径一致指责动乱是外国人的阴谋,连带地导致伊拉克与伊朗发生外交上的冲突。另一个不约而同是,两国国内都有批判以色列的声浪。伊拉克、伊朗、以色列之间的关係,虽不见得是生命共同体,但在上个世纪的80年代之后就纠缠至今,这又值得老人家讲古了。

今日伊拉克若如新闻报导中所看到的破败不堪,与政府失不失败不见得有直接的关係,主要是难以解决的历史问题。伊拉克地区在英国控制之下,于1921年建国,时值鄂图曼帝国解体之际,该区域第一个成立的国家。而英国同一时间正协助欧洲的犹太复国主义者(Zionist)移民至巴勒斯坦,这也引起了伊拉克反英、反犹的浪潮。1948年,犹太人建国以色列,日后成为美国在西亚的重要盟友。二战后于叙利亚成立的复兴党(Baath Party),便是以一统阿拉伯为目的的势力组织,50年代后在伊拉克也有分部,叙伊都持敌对以色列的立场。

伊朗与西亚世界》致命组合:伊拉克、伊朗、以色列的历史纠缠伊朗国内因调涨油价引发抗争与暴动。(AP)

1979年7月,伊拉克复兴党政府由萨达姆(Saddam Hossein)担任总统。但隔壁邻居伊朗正处于惊滔骇浪的革命气氛之中,逐渐掌握权势的宗教人士何梅尼(Ayatollah Khomeini)一再扬言反对美国、也计画将革命输出外地。德黑兰(Tehran)的美国大使馆遭到佔领,多位外交人员遭到挟持,伊美关係瞬间破裂。伊朗不仅反美,连带也反对美国在西亚的盟友,例如沙乌地阿拉伯与以色列。而以逊尼派穆斯林为多数的伊拉克,境内的卡尔巴拉(Karbala)为什叶派圣地,当地也有不少什叶派穆斯林。伊朗革命发起虽不是为了伊斯兰,但何梅尼在此时表现出来的态度,很有可能与伊拉克什叶派穆斯林连成一气,这令菜鸟总统萨达姆担忧起自己的国家将会有动荡。

儘管教派不同不等于会引起冲突,但1979年的政治问题,引发了1980年9月开启的两伊战争(Iran-Iraq War),充满了浓厚的教派、甚至人种之间的对立冲突。萨达姆不仅把战争定义为「逊尼派vs什叶派」的战争,同时也是「阿拉伯vs伊朗」的战争,这是因为7世纪阿拉伯人在今日伊拉克境内的卡迪西耶(Qadisiyyah)击败了伊朗的萨珊帝国,此后伊朗成为阿拉伯人掌控的地区。赋予了两伊战争的历史意涵,也是萨达姆要打赢战争的重要宣传。而何梅尼表现出的反美情绪,再加上德黑兰的美国人质事件,使得伊拉克赚得世界强权美国的支持。在80年代,萨达姆并不是我们后来所熟悉的恐怖分子。

反而是1990年伊拉克攻打科威特,改变了区域的版图。战争之兴起虽缘于萨达姆为拯救伊拉克在两伊战争中造成的经济损伤,藉以併吞科威特的石油经济,但这场战争其实也有历史问题。简单来说,科威特原应属于伊拉克的一部分,但早期英国在波斯湾还拥有优势时,就与科威特地区的酋长维持友好关係,之后让科威特自治、到60年代时独立。对历届伊拉克政府而言,科威特是他们应该要收回的土地。伊拉克出兵科威特,除了取回土地之外,也具有消灭帝国主义的意涵。对萨达姆政府而言,这是处理历史问题。然而时任美国总统于1989年由拥有石油企业的老布希(George W. H. Bush)担任,伊拉克攻打科威特对老布希的家族利益造成重大打击,导致美国出兵伊拉克,前几年还是重要伙伴的萨达姆,顿时摇身一变成了恐怖分子。

伊朗与西亚世界》致命组合:伊拉克、伊朗、以色列的历史纠缠1979年的政治问题,引发了1980年9月开启的两伊战争,充满了浓厚的教派、甚至人种之间的对立冲突。图为伊朗境内的两伊战争中遗留的伊拉克坦克。(REUTERS)

老布希要求萨达姆停止对科威特的攻击,萨达姆则是反呛:「如果要我撤军,那以色列就该退出在巴勒斯坦的占领地。」右打科威特、左打以色列,萨达姆展现出复兴党要整合阿拉伯世界的宏图。以色列就这样被捲入伊拉克对科威特的战争中,这并非无妄之灾。萨达姆往后成为美国敌对的对象,但并不意味着美国一定会对伊拉克动武,在老布希之后,再次攻打伊拉克的没有别人,正是他儿子小布希(George W. Bush),看来小布是为了实现老爸未竟的愿望、又或者这已经成为家族「志业」……,2003年,小布希不费吹灰之力便打垮萨达姆政府。

几年之后,伊拉克的什叶派政府成立,持反美立场,貌似将与伊朗这个什叶派最大的国家靠拢,但在之前一段战争与动乱的摧残下,今日的伊拉克政府可能谁当权都解决不了问题,再加上有消息指出伊朗政府对伊拉克政府下了许多指导棋,也导致伊拉克境内产生反伊朗的气氛。近期伊拉克的暴动,便是这些历史因素所累积下来的恶劣情况,例如伊拉克政府声称这其中有以色列的阴谋,也透露出以色列很有可能在运作颠覆敌对者的行动。同时间,还酿出卡尔巴拉的伊朗领事馆遭到民众袭击,两伊之间的边界也因此封锁了一些时间。

无独有偶,伊朗国内也正面临因调涨油价而引发的抗争与暴动问题,支持政府与反政府的力量各自集结,而精神领导人哈梅内意(Ali Khamenei)批判这些问题都是外来势力的影响,言下之意这是美国、以色列在檯面下的阴谋。政府支持者高喊「打倒美国」、「打倒以色列」。从主流舆论来看,伊朗总是麻烦製造者,但或许可反问为何伊朗不能跟美以对立呢?伊朗被美国制裁多年,其经济问题不尽然是政府无能导致,外在的不友善因素可能才是最关键的部分。

80年代之后,伊拉克、伊朗、以色列可说是致命的组合。两伊当然不会与以色列友好,但也不代表两伊因为有共同的敌人就会和平相处。主流媒体阐述现况时并不会提及这些历史脉络,只会强调两伊反对美、以的歇斯底里情绪。在这些历史问题的影响下,往后两伊与以色列肯定仍是致命组合。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