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与西亚世界》库德族的「遭背叛史」

 

陈立樵/辅仁大学历史学系助理教授

不久前,美国总统川普(Donald Trump)下令美军自叙利亚(Syria)东北方撤离。此举之所以引发争议,在于近年来与美军合作对抗伊斯兰国(ISIS)的库德族(Kurds),在美军的撤离后立即面临土耳其(Turkey)军队进入叙利亚北方的威胁,外界直指库德族遭到美国背叛。川普的作法该受到批判吗?库德族「遭背叛」的历史又再添一笔吗?

1918年,鄂图曼帝国(Ottoman Empire)于第一次世界大战战败后,便开启了其领土东部大量库德族悲惨的命运。一战之后,美国总统威尔逊(Woodrow Wilson)倡议的「民族自决」(self-determination),为长久以来受到欧洲老牌帝国主义国家压迫与统治的所谓弱小族群与国家,带来重生的希望。众人咸认威尔逊和欧洲那些邪恶国家完全不同,毕竟美国从未在欧洲事务上扮演过什么重要角色,而欧洲事务又牵连到亚洲与非洲,美国的影响力在亚洲除了19世纪末的东亚之外,对西亚完全没有利害关係。多数人对于欧洲国家与美国的感受不同,在厌恶欧洲人的情况下,反认为美国可做为世界的救主。

不过,这只是两相比较下,得出美国形象相对友善的结论。但从实际情况来看,美国并非友善,只是不懂西亚局势。当时的美国还没有能力能取代英国,大半个世界过去都是在英国「日不落帝国」的遮蔽之下,尤其是西亚地区,英国的Long Stay比谁都还来得长久。或许俄国也称得上是对西亚有影响力的霸权,但1917年11月苏维埃(Soviet)革命之后,列宁(Vladimir Lenin)政府决定退出战场,摇身一变成了对于亚洲国家来说比较没有杀伤力的新邻居。也因为如此,英国一时之间成为西亚唯一霸权。1920年英国在对鄂图曼的《色佛尔条约》(Treaty of Serves)中,透露出让库德族自治的态度。这使得自19世纪末以来就有独立倾向的库德族,在鄂图曼战败且面临崩溃之际,出现独立的希望。

伊朗与西亚世界》库德族的「遭背叛史」近年来与美军合作对抗伊斯兰国的库德族,在美军的撤离后立即面临土耳其军队进入叙利亚北方的威胁,外界直指库德族遭到美国背叛。(REUTERS)

然而英国并不是真的对库德族友善,其目的仅是藉由让库德族自治、或其他鄂图曼境内的少数族群的自立,试图近乎百分之百瓦解这个战争对手。如意算盘总是没有那么好打,没有人料到鄂图曼大将凯末尔(Mustafa Kemal)奋起,脱离鄂图曼政府在安卡拉(Ankara)另起炉灶,不断抵抗战胜国在鄂图曼境内的瓜分行动。英国与法国虽在1920年确定了对美索不达米亚(Mesopotamia)的势力範围划分,但伊拉克(Iraq)与叙利亚北方都受到凯末尔的压力。在战胜国不得不承认凯末尔的存在之后,《色佛尔条约》已然失效,1923年的《洛桑条约》(Treaty of Lausanne)确立了凯末尔的势力範围,接着土耳其共和国(Republic of Turkey)成立,而且伊拉克与叙利亚也相继与土耳其划清边界。

在这样的情况下,原本1920年库德族得以自立的承诺,就这样被牺牲掉了。对于库德族而言,这是英国背叛了他们。而在土、叙、伊(拉克)划清界线之下,居住于这区域的库德族瞬间被切割在三个国家境内,另外还包括伊朗(Iran)的库德族。这个时期的土、叙、伊(拉克)都是甫成立的新国家,而叙利亚与伊拉克仍在英法统治之下,不仅一切发展受英法两国影响,境内的阿拉伯人也具有主导地位,使得库德族成为了少数族群,他们要结合、独立,在叙伊两国的阿拉伯领导阶层里,就成了让国家走向分裂的不稳定因子。同时,土耳其也积极建立土耳其人的国家,其境内的库德族也如叙伊两国一样成为国家尚未稳定中的不定时炸弹。

1937年,伊朗、土耳其、伊拉克就曾讨论过彼此的边界安全问题,而达成不得让库德族独立建国的共识。1958年伊拉克革命之后,因新政府持反西方帝国主义的立场,对向西方靠拢的伊朗持敌对态度,以致于伊朗转而支持伊拉克库德族的反政府运动,对内却不认同自己境内库德族的独立需求。但1975年两伊之间谈妥了彼此的边界协议,伊拉克库德族又形同伊朗的弃子。由此可见,在20世纪中,库德族一再遭人背叛。在没有掌握权力的情况下,库德族的发展操纵在各国政府手中。即使英法强权离开了西亚,但阿拉伯人与土耳其人却无法与库德族人达成共识。固然其中有些库德族人愿意与政府合作,也同意接受所谓同化政策,但还是会有很多死都不愿意跟阿拉伯政府、土耳其政府和平共处的人,他们与掌权者分处政治光谱的两端,不可能有交集。

伊朗与西亚世界》库德族的「遭背叛史」20世纪中,库德族一再遭人背叛。在没有掌握权力的情况下,库德族的发展操纵在各国政府手中。即使英法强权离开了西亚,但阿拉伯人与土耳其人却无法与库德族人达成共识。(AFP)

近期一部电影《太阳之女》(Girls of the Sun,2018年),由伊朗影星葛席芙塔法拉哈尼(Golshifteh Farahani)主演,描述在伊斯兰国的压迫之下,不少库德族女性沦为性奴,却勇敢逃生而且起身反击。事件固然以较为圆满的结局收场,只是要问的是,在反击之后呢?或者说,消灭了伊斯兰国之后呢?就算没有伊斯兰国,库德族可能也没有很好的机会可以自立、建国。看起来,库德族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仅能藉由各种方式,等待改变命运的机会。

今日的美国为了打垮伊斯兰国而进入叙利亚,库德族势力选择协助美国,目的或许是为了往后得以自主的机会。但很显然美国利用了库德族,川普的撤军无论是基于何种考量,都让人觉得这就是「背叛」。只不过,在谴责川普的同时,也得反思这不见得是川普的问题,而是长久以来不利于库德族的外部环境所造成的。

这一连串库德族的「遭背叛史」,20世纪至今的部分可能只是「导论」而已,后面还有几千页待写。库德族处于弱势,是历史因素一层层堆叠上来后所产生的问题,而谁都没有能力可以掀起「历史」这块大石头,让库德族现阶段仍难以翻身,努力也不具任何意涵。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