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与西亚世界》又见9-11

 

陈立樵/辅仁大学历史学系助理教授

每年一到9月11日,主流舆论就会开始回顾2001年的9-11事件。笔者过去在海外留学期间,每年都看着9/11当天电视新闻一次次重複纽约双子星大厦崩塌的画面。对于美国而言,那当然是令人愤恨的不幸,主嫌(从来不是真正的犯人)奥萨马宾拉登(Osama bin Laden)是人人得而诛之的恐怖分子。问题是,自认为受害者的美国难道完全无罪?或者,20世纪西方势力在西亚的压力,可以完全与当下的局势脱钩?

9-11事件并不是21世纪全新类型的事件,而是20世纪冷战(Cold War)的产物。1979年对西亚与国际局势来说是相当重要的世纪转折点,埃及与以色列在20多年的交战后,终于和谈,而其他阿拉伯国家看来对以色列威胁不大,这让美国维持西亚「和平」的工作,终于有了成果。不过,讽刺的是,这个「和平」只是美国与以色列想要的「和平」,诸多阿拉伯国家对埃及回以强烈谴责。同一年,伊朗革命了,原本与美国靠拢的巴勒维政府(Pahlavi)垮台,换成了持反美与反以色列立场的宗教人士何梅尼(Ayatollah Khomeini)掌握权力,还在同年11月闹出德黑兰(Tehran)美国使馆人员遭挟持事件。又隔没多久,苏俄攻打阿富汗,在冷战对峙的情况下,苏俄若取得胜利,将代表共产主义在亚洲地区有了重大突破,更何况美国在1973年才在越南被共产势力打得七荤八素,若让苏俄佔了上风,资本主义可能就此式微。

伊朗与西亚世界》又见9-11双子星大楼崩塌的画面,在每年的9-11于电视新闻画面中反覆播送。(news18.com)

对于当时的美国而言,看起来只要阿拉伯与以色列问题在埃以和谈之下结束,就得以悠哉度日,却没想到杀出了1979年的伊朗革命与阿富汗战争这两个程咬金,而且都让美国备感威胁。阿富汗战争一打就到1987年才停战,而这段期间还有伊朗与伊拉克的两伊战争(Iran-Iraq War)。80年代的雷根(Ronald Reagan)为了对抗伊朗与苏俄,8年任期内把心力都投注在上述两场战争中。而美国距离西亚地区遥远,需要有伙伴协助、也需要军队进入战场的中介地,沙乌地阿拉伯就是最佳选择。由于沙乌地与美国关係较为和睦,双方至少有石油产业与利益的往来,再加上两伊战争战场就在波斯湾(Persian Gulf)一带,对沙乌地东北方的边境安全有所影响,同时美国需要有军事与资金的协助进入阿富汗。于是,80年代西亚的两场战争让美国与沙乌地的关係更加紧密,沙乌地人奥萨马宾拉登也就是在这时期,协助美军在阿富汗建立军事基地与进行攻击行动。

阿富汗战争期间,整个国家被美苏两军打得千疮百孔,导致各方势力窜起,大家都想当带头大哥,以致于1987年表面上战争是结束了,但阿富汗却陷入另一段长时间的内战,直到1996年塔利班(Taliban)主导政权为止。同一期间,在90年到91年之间,第二场波斯湾战争-伊拉克攻打科威特-开打,此时奥萨马宾拉登与沙乌地王室及美国政府却分道扬镳。或许如奥萨马宾拉登所言,沙乌地让美军直接进驻,等于是让所谓的异教徒汙损了伊斯兰圣土,当然也可能只是三方之间的利益乔不拢。奥萨马宾拉登离开沙乌地,之后于阿富汗主导他在1988年成立的盖达组织(al-Qaeda)。

对于阿富汗而言,早期也受美苏意识形态影响,固然历来的政府都试图保持中立,但美苏双方表达予以支援及协助的「善意」,其实对阿富汗政府也是种「压力」。具政治敏感度的人都知道,即使80年代美国看似是协助阿富汗抵抗苏俄,但试图掌控阿富汗的意涵不言可喻。毕竟谁在这里战胜,谁就在冷战之中获得优势。于是,我们可见到塔利班多么强调所谓的伊斯兰价值,即「本土化运动」,至少从人民的外观与行为来看,男性要蓄鬍、女性要蒙面也不得在外工作。2001年塔利班炸毁巴米扬大佛(Bamiyan),固然让人批判不重视历史文化遗产,但值得反思的是,那是「伊斯兰文化遗产」吗?大佛的文化价值,又是否符合阿富汗认定的「本土文化价值」?此外,长久以来美苏势力的影响与箝制,对于阿富汗伊斯兰文化与传统难道不是无法弥补的破坏与打击?

伊朗与西亚世界》又见9-1180年代美国看似是协助阿富汗抵抗苏俄,但试图掌控阿富汗的意涵不言可喻。于是,我们可见到塔利班多么强调所谓的伊斯兰价值。(AFP)

至于9-11事件,若主谋真的是奥萨马宾拉登,也只能说是他与美国对立下的一起单纯事件。很多人认为,纽约双子星大厦崩塌,象徵着西方世界的经济核心被击垮,而且还是文明间的冲突。但奥萨马宾拉登真有「捍卫伊斯兰」那么高尚的「情操」吗?

此外,穆斯林最讨厌的不是美国,毕竟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之前,美国在西亚没有太多的利益问题。长久以来最让穆斯林不满的,应该是英国、俄国、法国这些老牌帝国主义国家。只是以前的西亚版图并不是现在这个样子,并没有伊拉克、叙利亚、黎巴嫩、巴勒斯坦这些国家,而刚好这些国家在逐渐具体成形的期间,美国施加的压力最大,以致于我们今日看到的都是西亚地区对美国的敌意,只要有哪个国家政府与美国接触或交好,就会被批判为是美国的走狗、伊斯兰的叛徒。

9-11事件至今已18年,多数舆论仍是强调美国受害、恐怖主义横行。世人年复一年的纪念,但其他被打得凄惨、被压迫到无力翻身的西亚国家,却没有受到相同的重视。如同我们为被爆炸案破坏的欧洲城市祈福,却从不在意西亚地区被多国武力侵犯的事实;如同我们庆祝以色列建国71年,却不在意巴勒斯坦人也失去家园71年了。我们无意鼓吹各种形式的暴力行为,但对于奥萨马宾拉登、甚至广大的穆斯林而言,长期以来对西方势力的不满与抵抗,2001年9-11事件的发生,只是「刚刚好而已」。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