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销书《巨婴国》在大陆下架

 

畅销书《巨婴国》在大陆下架

2017年3月中国大陆畅销书第三名《巨婴国》,号称第一本完整剖析大陆国民心理的书。自去年12月出版以来,愈来愈受瞩目,太红的结果之一竟是于3月初被官方勒令下架,许多书店纷纷接到电话通知不可再公开贩售此书。事件背后,是否透露了当局什幺样的不安?

从书名便十分吸引眼球的《巨婴国》,作者是中国大陆资深心理谘询师武志红,书中的基本论点是中国大多数成年人,其实心理水平是婴儿,所以叫「巨婴」,而巨婴的共同心理便是「都在找妈」。

武志红分析,既然是婴儿,都要和妈共生在一起。巨婴的重要特点是全能自恋和共生,全能自恋就是大家要听我的话,自己是全世界的中心,万事万物都是为自己服务。共生就是我不能独活,我要和你活在一起,因而衍生出集体主义。

证诸于中国社会,集体主义的普遍现象是大家都被要求「听话」。在家要听父母的话,在学校要听老师的话,在社会上听领导的话、听政府的话。从古至今,父父子子、君君臣臣,是按照别人的意志来活。「生命力没有得到锤鍊,这就意味着人不可能成熟。」武志红说。

姑且不论书中论点是否客观完整,但随着《巨婴国》的畅销,诸多中国社会怪象一下子忽然都找到了「巨婴理论」可以套用。

譬如,近期在中国热播的电视真人秀《中国式相亲》,年轻的单身男子在电视上公开寻找结婚对象,却带着父母一同上节目。只见男方父母坐在镜头前,针对女嘉宾的年龄、学历、婚恋经历一一品头论足,众多年轻男士自己则句句声称要寻找一个「能照顾我」的合适伴侣。武志红认为,这便是典型的「中国巨婴」。

「中国式好人」更是巨婴国的特属产物,又称为「拖累症患者」,看见需要帮助的人就忍不住背在肩上,结果自己被深深拖累。为了讨好别人,灭掉了自己的需求与声音。历史上的典型「中国式好人」为大禹治水,他三过家门而不入,被奉为大公无私的典範,却没有人注意到,大禹家中妻小的照顾是否被忽略了?

还有所谓的「中国式考试」,武志红认为,中国人的考试焦虑应该是世界第一,父母是最初的考官,一路成长为考试机器。

另外,大陆年轻人春节返乡最怕被长辈逼婚,其中的深层逻辑,其实是得用结婚生子来避免自己被别人视为不正常的心理作祟。

「巨婴」遍地开花,其中一个不良后果便是让中国沦为「互害型社会」。

具体的例证是大陆很多老人跌倒被扶起来以后反过来责怪他人,也是巨婴心理的体现,「这些老人是巨婴,巨婴不能为自己的失控负责。他们发生失控后一定要找一个人去怪罪,用怪罪对方的方式,为自己的失控找到原因,也找到归罪对象。」

许多「中国巨婴」打着爱的名义,进行控制。再以中国有名的谚语「枪打出头鸟」为例,这句话潜在的意涵是:「谁特别,谁想要出风头,就把谁灭掉。」

《巨婴国》的被禁,或许与书中揭露的观点令当局觉得「不可承受」有关,不仅将中国的社会现象过度简单化中国人的心理不成熟,严重一点看,甚至是有辱国家民族尊严。

一位大陆资深财经节目製作人便指出,一本书要在中国能被出版,早已经过当局严格审查才会批准铺设到书店贩售,既然《巨婴国》一度可以公开贩售,表示内容已被当局了解。后续又被勒令全面下架的话,显示当局认为该书已经影响到社会正向风气。「它(《巨婴国》)不要那幺红就没事了,」这位製作人感叹道。

如果现在你对《巨婴国》有兴趣,只能透过媒体报导一窥究竟,但却毕竟是隔靴搔痒了。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