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与西亚世界》胡塞与盖达在叶门的战斗志业

 

陈立樵/辅仁大学历史学系助理教授

近日有关叶门(Yemen)的报导,又是一次胡塞(Huthi)组织对沙乌地阿拉伯(Saudi Arabia)的攻击行动。另外,盖达组织(Al-Qaeda)在叶门的分支—阿拉伯半岛的盖达(Al-Qaeda in the Arabian Peninsula, AQAP),也是诸多国际新闻中所指称的「破坏叶门稳定的恐怖势力」。叶门动乱事件不断,宛如恐怖分子的天堂。不过,胡塞与盖达真的如此邪恶?这两个势力是否有其立场?世人看待叶门情势是不是过于以偏概全?

回顾历史,阿拉伯半岛南方的叶门地区,其实原本并没有现在所看到的「国家」,而是近代海上霸权英国所掌控的亚丁(Aden),以及北方的什叶派(Shiite)势力。1932年,半岛中心的绍德家族(Saud)建国,即沙乌地阿拉伯,企图征服叶门地区但未能成功。随后美国因开採石油的关係,开始与沙乌地合作,这让从未在西亚地区取得影响力的美国,逐渐有机会在这个区域取得利益。

伊朗与西亚世界》胡塞与盖达在叶门的战斗志业叶门动乱事件不断,宛如恐怖分子的天堂。不过,胡塞与盖达真的如此邪恶?图为叶门首都沙那街头。(EPA)

1950年代,进入美国与苏俄的冷战(Cold War)时期,因埃及(Egypt)总统纳赛尔(Gamal Abdel Nasser)打算收回19世纪中叶以来英法两国对苏伊士运河(Suez Canal)的经营权,故引发1956年10月的英法对埃及的苏伊士运河战争,纳赛尔成了阿拉伯世界对抗帝国主义的邱森万。同时,埃及背后也有苏俄的协助。这让阿拉伯世界出现不少纳赛尔主义者(Nasserist),叶门地区也是。纳塞尔藉着这样的机会,于1962年在叶门地区扶植叶门阿拉伯共和国(Yemen Arab Republic,后文称北叶门),连带削弱了什叶派在当地的影响力。

原为半岛强权的沙乌地,此时受到纳塞尔主义的挤压,遂支持北叶门内的反对势力,引发北叶门内战。几年后,英国退出亚丁,苏俄势力趁虚而入,并于1970年成立叶门人民民主共和国(People's Republic of Yemen,后文称南叶门),同年,纳赛尔去世,北叶门顿失埃及这个靠山,于是沙乌地掌控了北叶门,开始与南叶门的社会主义政府对峙。沙乌地对于叶门的所作所为,必然是想完成30年代对外扩张之际失之交臂的叶门版图。沙乌地有美国当靠山,70年代的南北叶门问题,也就成了美苏冷战的一部分。

1979年起,西亚地区的局势的变迁改变了叶门的情况。1979年2月伊朗革命,原本与美国友好巴勒维国王(Pahlavi Shah)垮台,新的掌权者是极度反美的何梅尼(Ayatollah Khomeini),同年11月还有伊朗的美国外交人员被挟持事件。随后苏俄攻打阿富汗(Afghanistan),眼看共产势力将直逼波斯湾(Persian Gulf)。这让当时的美国总统卡特(Jimmy Carter)灰头土脸,毕竟美国才勉强从越战泥淖中脱身不过几年,霸权地位很有可能就此一蹶不振。于是在苏俄对阿富汗战争,以及1980年伊拉克与伊朗的两伊战争(Iran-Iraq War),美国进军阿富汗、也支持伊拉克攻打伊朗。

伊朗与西亚世界》胡塞与盖达在叶门的战斗志业纳塞尔于1962年在叶门地区扶植叶门阿拉伯共和国,图前敬礼者为叶门阿拉伯共和国总统萨拉勒。(adst.org)

此时的沙乌地阿拉伯在成了美国军事力量进入西亚的「转运站」,由沙乌地人奥萨马宾拉登(Osama bin Laden)协助美国在阿富汗训练军事人员、建立军事基地。这场阿富汗战争若从宗教层面来看,就属于穆斯林对抗外敌的圣战了。1987年苏俄宣布对阿富汗停战,但苏俄不但没能掌握阿富汗,反而还陷入难以解决的财务危机,自此一路衰颓。这样的情况下,苏俄难以再扶持南叶门,便由北叶门取得优势,并在1990年主导了「统一大业」。

与此同时,波斯湾(Persian Gulf)地区的另一场战争正要开启。1990年8月,伊拉克攻打科威特(Kuwait),时任美国总统是老布希(George W. H. Bush),布希家族在波斯湾的石油利益受到战争影响,因此美国遂增兵进驻沙乌地,与伊拉克对战。由于战场就在沙乌地东北方,在国防安全可能出现危机下,沙乌地很乐意与美国合作。而在阿富汗战争成名的奥萨马宾拉登在此时并未受到沙乌地政府重用,离开了沙乌地,几年后又回到阿富汗,领导他在1988年成立的盖达组织。

叶门的统一大业并不长久,1993年国会选举后,原本南叶门的社会主义政党并未取得优势,党领导人原为统一后的副总统,权力丧失的危机让他与总统萨利贺(Ali Abdullah Saleh)分道扬镳,导致隔年叶门内战爆发。此时,奥萨玛宾拉登视叶门内战为拓展圣战的另一个战场,对抗叶门的社会主义,一如对抗入侵阿富汗的共产势力,再加上此时的萨利贺政府有美国的支持,盖达进入叶门还可取得对抗美帝的正当性,一石二鸟。2009年,阿拉伯半岛的盖达成立,正式开启盖达在叶门的圣战。奥萨玛宾拉登的行动,是冷战时期的产物。近年来在叶门北部发起抗争的胡塞组织,便是在冷战时期失去影响力的什叶派势力,他们与萨利贺政府的对峙与冲突,与盖达一样都是冷战时期的产物。

伊朗与西亚世界》胡塞与盖达在叶门的战斗志业奥萨玛宾拉登的行动,是冷战时期的产物。近年来在叶门北部发起抗争的胡塞组织,便是在冷战时期失去影响力的什叶派势力,他们与萨利贺政府的对峙与冲突,与盖达一样都是冷战时期的产物。(REUTERS)

由此可见,胡塞与盖达的行动都是延续上个世纪失去的利益问题,尤其沙乌地与叶门都太过于向美国靠拢,美国又介入太多西亚地区的事务,至少对以色列(Israel)无条件支持,就不是广大的穆斯林所乐见的。结果,盖达结合胡塞的行动,被主流媒体批判为恐怖主义的代表,但若是换位思考,就不难理解胡塞组织是为了取回原本在这区域的主导地位,盖达则是为了击败「万恶的美国」,对他们而言,沙乌地与美国在西亚地区的霸权才有恐怖主义的意涵。

或许这些投入战争的穆斯林并非真的打从心底痛恨美国,只是刚好这个时代的霸权就是美国,顺势便成了「被压迫者」(oppressed)的眼中钉。如果回到一、两个世纪之前,可能英国才是最令他们痛恨的对象,而到了下个世代,必然又会有新的「顾人怨」接班人出现。胡塞与盖达要对抗霸权的「志业」,仍然会持续下去。

上一篇: 下一篇: